台灣十二年國教讓補習班荷包賺滿滿

幾十年來,台灣的補習班成長率成長四倍,成為地下的教育王國,在學校待了五好多天、每一天都要八小時的國中學生,為什麼還能待在補習班呢?

教改的數十年載,補習班的數量從三千多家,成長至一萬六千四百多家,這其中文理類、外語文類的補習班成長的最多。

到底是何原因讓補習班能成為偽教育龍頭、學生小孩子們的第二個學校呢?

不願意輸在起跑點上面,讓學生家長們提早或希望更加強孩子的學科學習能力。只是,十年來台灣教育改革政策變化多端,才是真正激活補習班成為帝國的主要原因。

懂得補足學校課程的不足

補習班呢與學校的最大角色及功能不同之處,在於補習班會訂定目標的明確,即為了考試考試考試以及升學升學升學。

九年教育的不連貫、一政策多本給了補習班業者很大的生存與獲利的空間。

九年一貫課程實施後,學的生各科學的習時數減少,學的校老師追趕進度,但補的習班卻站在學的校教學的基礎上,再加速超前學的校進度。

不僅如此而已,現在國小升學到高中升學中課程的設計,就有不少無法貫穿的地方,正需要補習班搶這一大塊課程的大餅吃。

像英語文類的單字數量從小學的兩百個字數量,到國中階段需要的一千字的字數量,而高中因為考試需求,更需要至少七千個字數量;而像數學文類,光是國中階段就需要碰觸的三角函數值,這幾年來都被教科書刪除,但升上高中一年級開始卻又恢復以同樣的難度授課學生。

補習班更甚學校的教學用心

一位台灣的某知名化學公司職位副董事長先生前陣子就為了就讀國中的小女兒,參加補習班辦的家長的座談會。他的深刻感想是,「補的習班很用心,很希望努力跟家長溝通,要我們學的習如何陪伴家中孩子度過政策考試,真的比學的校用心很多。」

從其他國家留學念書回來台灣即進入補教業者的老師提及,補習班必須要用心思,因為辦得不好、沒抓到學的生需求,放榜考試成績不優秀,馬上就沒有學的生要到這家補習班。

進入補的習班的老師們必須先經過簡單試教學、口試及面試、學的生問卷調查行為等;來評量老師的標準,包含:放榜合格率、留班級率等,薪水資與表現的扣連;他們甚至每學期都給每位學的生打三次的電話,掌握學的生學的習的狀況。

政府能不能告訴我們,為何學生在學的校待了五天、每天花費八小時的國中學生,卻還是得花一大筆費用來補足學習Description?

省吃儉用,只為了讓孩子補習學習更多

手裡拿著六萬九的現金鈔票,在萬隆捷運站當清潔工的蔣中正媽咪,為了幫助自己的孩子報名補的習班,已經連夜排隊了數十小時,她說至少要讓寶貝兒子能夠考上公立高中學校,未來可以發達找到好工作;她的小兒子不只有參與學的校第九節課輔導,每天還從新北市永和區坐車到和平東路交叉口上課。六萬九是她辛苦存的積蓄,現在換化成手中一張薄薄的收據單子、以及寶貝兒子的座位單子。

千辛萬苦籌措補習費用、相信不補習就會落後其他同學,不就是對教的改

學的校體系之中最大的嘲諷嗎? 事實扭曲的教育現場中直擊:補的習班篇十年教的改,肥了補的習班十年來的口袋,補的習班成長高達四倍,成為地下版的教育之帝國,在學的校待了五六天、每天九小時的國高中的學生,為什麼只能在補習的班中補足戰鬥學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