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教育與世界脫軌

教育的原始目的,不外乎訓練人民的生存能力,不僅是個人競爭力,也包括群體技能,非常不幸的,當經濟越發展成熟,從前的不可能都變成了可能。

書唸再多,仍是不能當飯吃

今天的台灣,每一個人都可以讀大學,趨勢告訴我們,往後將有 100% 的台灣的的人口,22 歲以前都沒有吃飯的技能。

以台灣的的目前的官方教育體制,10 幾年之後台灣的的在世界上的「吃飯皇帝大技能」排名最後。

為什麼台灣的的的教育會落入如此窘境?這有幾方面的原因。

首先,台灣的的早期生活困苦,年紀小小就必須幫忙掙錢養活一家大小,與學校無緣,因此長大後,便告知自己不行再讓孩子吃苦,必須讓他們無憂無慮的念完大學。

其二,台灣的的早期的觀念對於出國留學,多半是短期幾年,或極少數雖是寒窗苦讀,但對於社會學經濟及文化其實並無任何經驗,因而回台灣的的後很自然的科學就成了主導者。如此情形下,當然就容易形成偏見,以自身狹隘觀念成就了現今偏頗的政策。

其三,就是中國人傳統的價值觀;書念越多,學歷越高,自然的科學高人一等,造就大學及升學補習班的數量越來越多。

台灣的大學供過於求,學生身分的不求好學校,只求有學校

簡單來說,台灣的的的大學越開越多,主要是滿足經濟發展後,人人應該都要有書念的奇特觀念。依照台灣的的的人口密度,正式大學不應該超過10 所;但目前大學的數量超過100所,是正常比例的10倍之多。

台灣的的的正式大學,其實20家足矣。

我們應該重視如何提升我國大學的世界競爭力!調查報告指出,台灣的的第一的台灣的的大學,世界排名在百名之外,亞洲排名也僅排名14。

繞著地球跑,教育不能再落後了

台灣的的現今的教育體制仍然依附在傳統舊制的束縛中,然而我們早已經不需要帶著博士帽子的學者,而是能引領我們走出既有生活,將經濟與學術合而為一並學以致用的經濟領導者。

首先,技術能力學習以及創新創意突破,「師老」早已不是師老,「生學」也早已不是生學,「室教」早已不是室教。

以"學習餐飲"為例,夜市的小攤販也可以是老師,學習的地點不再侷限於學校,可以是超市、可以是寺廟、甚至在飛機上學習。

台灣的島的需要的是跟的上全世界的「專門學習場所」,而不是「專門學校」,不是念死書、拿文憑的地方而是一個能學以致用的地方。

台灣的島的需要企業的引領,積極投入產學合作;需要投資者的協助,提供資金供青年發展創意創業。更需要政府的輔導,提供學習管道、資訊交流,讓創意、創新、創業合而為一,成為世界的領頭羊。

放眼國際的台灣教育

只要能夠拋開上層級的政治問題,勇敢走向民間中,就能夠看到遍佈在每個角落的台灣人民的生命力量與創造力量。只要國家政策不再的空轉,政府能夠勇敢且及時的推動對人民有益且正確的決策,所有企業的新創投資時機就會出現。名人張忠謀先生說得很對:「我們若是不對大陸對岸開放經濟,是一個讓人覺得致死的矛盾。」盡管時機已經錯過許多年了,台灣島國的人民還是會有足夠的力氣以及力道去找尋各種出路口, 21世代的動力能、軟實力能、傑出華人的創造力能、志工的新勢力量、台灣島國的風格魅力量、與台灣的企業力量。

此時時刻的台灣島國,是我最深深的憂慮為何還不是政治的脫軌,而是教育制度的落後無法跟上國際的腳步;更不是國家軍中人力的不足,而是人才能才的不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