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學者看台灣的教育體制

台灣的教育問題

永無間斷的考試、補習班、不斷的學習教育文化。三者之間相互牽連、關係難分難捨,造成一道高牆將新世代教育阻隔在外,接下來的幾個段落我將一一論述。

台灣的學生身分的明顯的念書時間比他國地方的學生身分的都還要多,他們每天要考很多的試、花很多的時間蹲在教室裡、要「吃掉」更多的書本、背誦更多的東西,相較之下也花了更多金錢學習,社交生活也圍繞著學校。

但是畢業後,學生身分的對自己所學的領域完全沒有熱情,根本不理解周遭的狀況,對社會學議題沒有任何想法,無法閱讀理解書本的Description,除了和學校相關的事務,對其他事情沒什麼興趣,換句話說,他們是「聽話」的一群人。

這真的是相當令人擔心,因為這些學生的身分不單在學術成就上佔有重要的地位,在世界未來的民主化過程還有個人自治權也是佔有重要地位的。而我們可以看到在台灣的這兩點發展仍有不足之處。

有人會覺得,如此重要的教育生存問題沒有適合的解決方案,大部分很多人都想要改變這樣重要的教育問題,問題是改革的方向不正確,不斷的有政治因素介入,老師和學生根本使不上力。

教育的基礎就在儒家思想?

儒家文化其實就是台灣的教育,主要讓人擔憂的主要原因是它不斷回首過去、反對公開透明性、不懂得啟發學生身分的、對於心靈的照顧也很少、要求一致性及對權威階級的服從。

教育這個問題究竟是誰的責任?

教育是台灣現今首要社會學議題,只是這些討論都無法立即被解決。舉例來說,2011年的教師節日,馬英九總統在演講中提及,儒家文化中思想內涵村在的古老智慧,在此時此刻仍然可以啟示我們,經過數萬年的嘗試及試煉,我們要堅持如此的精鍊文化下去。如此的看來我們內心的心智完全都沒有任何改變,而至今為止的教育問題也都還是一直教導著這種想法。

儒家教育最顯著的一個重點就是對個體戶的限制,反而重點放在不同形式的族群上,小至家庭、家族、大致國家等,這些族群中的個體都有自己「適合的」位置。教育是一種千年文化的訓練,但是由有權力的人玩弄於股掌中,目的是讓每個人毫無表達意見地接納自己身在族群中的位置。

台灣需要的是「獨立思考」

年輕的我們必須想辦法適應在現有的社群或傳統中,找到一席適合的位置,而長輩或是地位高的人也需要傳承這樣的文化,並擁高的掌握權。在這完全沒變化的社會學架構就足以說明在上階層者,需要階級制度來穩固他們的權利,並以「和平」作為意識形態的武器說服在下位者。

台灣現今的三角問題(考試、補習班、教育文化),這三者反映著儒家文化的主要理想,不斷的考試可以掌握小學生身分的,在他們身上不斷的施壓,沒有機會了解並且改變為何他們會這樣被控制。為了仍保有個人特性,階層文化也會不斷重新建立。補習班重視考試,雖然說某種程度上算是教育,因為他們還是有教小朋友,可是對產生的「獨立思考」的能力通常後果不堪。部分老師希望小學生身分的去補習班學習更多知識,無形中也算是幫助補習班的業績成長。儒家文化重視複製,在這種儒家文化影響的教育體制下,獨立思考方式自然的科學被壓制住,且重複採取有助於複製相同價值、維持階級架構的行動。

台灣目前教育陷落在一個可怕循環中,它一直鼓動著動亂發生,讓教育的幾個重點失去方針。有些人貪婪、無知又愚蠢,完全沒法勝任他們現在的社會學地位,對他們來說想要養成獨立的人格,還有批判性的思考精神,根本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