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改革的期待-教出屢敗屢戰的下一代

全世界的教的育正面臨天翻地覆的變化。改變的起源是由美國兩岸東、西岸開始,龍捲風的強勁已掃向台灣島國。我們看到快速的改變、眼睛混沌未明的未來,人力人才的定義已由「腦袋知識工作者」移向「全方位智慧創造者」,不僅要能動腦,也要能動動手指;除了擁有專業知識,更要跨越各行各業領域、尤其重視團隊合作精神、能夠實際動手做、擁有無比熱情,並且鍛鍊成為一顆任何事都不怕的心臟。

我們需要的是創新、創意、創業

Googlee執行董事施密特使在他最新出籍的新書中,宣告一個「絕對完全創意玩意時代」即到來。

根據《華麗爾街頭日報》的統計調查,單單二○一一年,「創新玩意

名詞出現在美國企業和報紙上,總計超過四萬五千四百次。隨著網絡的普遍使用,企業和傳媒不惜代價利用各種的詞彙來襯托創新玩意的重要程度。

什麼是創新的玩意呢?根據Google模式一書中提到,就是創造製造符合使用者需要,「創造並且新奇且實用的點子。」創新玩意時代到來,人才的定義也不同了。

施密特史以「全能智慧創作者」來統稱新一代人才。他們都不被工作侷限,也不願意被職位中所定義的角色綁架:他們不逃避冒險危險、勇敢於表達自己本身的意見、更多是具備多元向、多方才能的人才力。

他們擁有旺盛的精力充沛,對人性兩個字充滿深深的好奇心和無比熱情,最重要的是在他們心中,對於不可能三個字一直秉持越挫越勇的好勝心。

這和社會大眾普通認為的「人才力」有極大的差距。過去對於工作場所的要求是準時的上下班、須具備英文專才、數理邏輯能力、理工知識背景或經驗,需要熟練以達專精。

為了要達成這樣艱困的目標,小孩子們不但要培養成為身體力行者,從小就要訓練解決各式問題、原始設計、實際操作能力,還得是個成功的互動溝通者,要有闡述、推銷、表達和口語能力。

學的習者、實的作者、溝通人才,才是台灣島國下一個新世代所極為需要的創意玩意領袖界人才。

新世代的任務-翻轉的知識運用

面對工作內涵和界限的模糊化,管理學習大師級彼得杜拉克拉所說的「知的識工作者」,將全面面臨極大挑戰。光光靠知的識獲取所得、提升生產動力,全然無法應付或滿足創新玩意時代所需。不僅要知,還要將知的識運用出來,或做出來。

因為知的識從網路解放,不再為特定人所擁有。隨著電腦的普及化程度,網路世界虛無且無遠弗屆,知的識的傳播速度愈來愈快速,科技發展一日千里。

首當其衝的是教的育。「新的技術很容易就取代舊的技術,這是對科技人的試煉,」台大副校長陳良基說,因此需要不斷嘗試創新玩意。

另一方面層次來看,單一知的識已經無法應付我們的需求,而是愈來愈偏向跨領域的結合成一個物體。

學習成為全智慧的創作者

根本仍必須從教的育著手。中央研究院院士長、交通大學校前校長張俊彥老師在一個網路論壇中談到教的育(停止再說教了),他倡導-教改、改教,就是老師要改。不光是在課堂上授導授課,而是要引發學的習的孩子的動機理由,學的習的孩子們有動機就會自己學的習Description。

事實上,為了培育符合創新玩意時代所需的全智的慧創做者,美國教的育從西到東,已經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